北影艺考组织专业教授团队为播音、编导、表演高考艺考学生在线免费提供报考方向、报名及面试高级技巧,让学员拿到理想大学的专业合格证!

400-128-5818

全国咨询热线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编导学院 > 视听语言 >

影片《卧虎藏龙》视听语言分析考点有哪些?

更新时间:2021-01-04

  视听语言分析一直都是编导艺考考察的重点考项,关于视听语言分析的问题一直都是居高不下的,最近,就有同学问北影艺考培训影视编导培训学院小编,视听语言分析好难啊,小编老师,有没有优秀的视听语言范文推荐啊。别说,还真有!
 
  影片《卧虎藏龙》视听语言分析:
 
  一、编导艺考必备考点知识:
 
  导演:李安,台湾导演,代表作:“父亲三部曲”《喜宴》《推手》《饮食男女》;《断背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等。
 
  演员:周润发、章子怡、杨紫琼、张震等
 
  获奖情况:2001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最佳原创配乐、最佳摄影、最佳艺术指导,是华语电影历史上第一部荣获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的影片。
 
  剧情简介:大侠李慕白准备退隐江湖之时,将青冥宝剑转交给贝勒爷收藏,却被碧眼狐狸之徒、玉府小姐玉娇龙盗走。碧眼狐狸曾杀害李慕白师傅,李慕白与俞秀莲二人为夺回宝剑并为师报仇走上了与玉娇龙的恩怨纠缠之路。

影片《卧虎藏龙》
 
  二、影片《卧虎藏龙》视听语言分析从哪里入手?
 
  01、主题:东西方的别样理解
 
  李安作为一名华裔导演,深受古典儒家文化的影响,在影片拍摄中融入了东方审美与心理范式,但李安导演又在西方居住多年并接受了影视制作的高等教育,在影片拍摄手段的应用上及富有西方表达的张力。
 
  《卧虎藏龙》在欧美市场大受欢迎,且收获第73 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最佳摄影、最佳原创配乐等各种奖项,但是这部影片在国内上映时却票房惨淡。中国观众看惯了具有视觉冲击的刺激武打动作与浓烈的爱恨情仇,当进入电影院看到《卧虎藏龙》中清逸的动作与写意的表达时,不免对这部富有诗意的武侠电影感到不适应。而李安在影片中探讨的不只是快意江湖恩仇,更多的是对于刀光剑影下情感与文化的思考。
 
  俞秀莲与李慕白相爱多年,但因两人之间有“孟思昭”这层心理阻碍,真心相爱的两个人情愿放下心中的爱意,克己复礼,守护着中国古代的道德与礼教。李慕白将这份克制保留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在临死前才终于释放。另一对鲜明对比的人物是玉娇龙与罗小虎,敢爱敢恨,不理解俞秀莲与李慕白的情感压抑,随心而动随情而爱,具有反叛精神。俞秀莲与李慕白代表的是东方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传统思想,玉娇龙与罗小虎则是西方的浪漫主义。李安并没有在影片中给出他个人的价值判断,两组人物都分别迎来了自我情感毁灭。
 
  这种包含两种文化表达的叙述方式,在东西方受众心理上都得到了认可。中国观众理解李慕白与俞秀莲的压抑, “发乎情,止乎礼”一直以来代表了中国含蓄、内敛的情感取向;西方观众虽然对东方文化了解不多,但他们理解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李慕白与俞秀莲的自我与超我抑制了本我的冲动,道德化的原则阻止着他们二人的结合,而玉娇龙的本我更强,所以她更在意的是欲望追随与自我释放。
 
  同样的故事内核却展现了中西文化的碰撞与交融,李安用恰当的主题表达方式使西方人在自身的心理建构上理解了这份东方武侠美学,而中国人也在多年后再度回味《卧虎藏龙》时体会到了写意武侠电影的中式魅力。
 
  02、细节:诗意武侠意蕴展现
 
  作为一部武侠电影,镜头每一帧呈现的光影中都富含了中式诗意。《卧虎藏龙》对武侠与做了十分全面立体的诠释,在电影中充分展示兵器、武功、侠义、江湖等众多要素。中国的兵器作为武侠电影最明显的符号元素,在一个电影中集中展示非常困难。但是李安巧妙地设计了一个俞秀莲和玉娇龙打斗的场景,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展示了中国的十八班武艺。这一场景不仅全方位展现了中国博大精深的“武”文化,同时也内含双女主的内心争斗。在武功方面,影片中主要的刻画的是轻功。轻功作为中国传统武术的一种,比地面功夫更具有表现力,柔美、轻盈、飘逸的视觉效果与中式江南水乡竹林场景的结合富有浪漫色彩。
 
  竹林之战是电影的诗眼,李慕白和玉娇龙的激烈追杀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动作中蕴含了场景赋予的诗情。李安在这一场戏中突破了胡金铨的那种林中阳刚式混战,从另一个角度利用竹子的韧性使电影在武打的呈现上多了一份道家的意味。
 
  竹子被风吹动,摇曳的杀意与情意与李慕白、玉娇龙迷乱的心情有异曲同工之妙,对决时的剑拔弩张在柔中带刚的竹林中表现出来。画面中大块翠绿的色彩流动,配合两人轻曼的武功,飘逸的身影,宛如在竹梢上飞来飞去的两只白鸟,每一个镜头都是一幅中国古典山水画,被称为具有东方的意象之美。
 
  竹林、水乡、大漠与刀光剑影,共同在看似冰冷的武侠争斗外壳中加入了写意的柔情,英雄儿女的爱恨情仇在武侠电影中必不可少,但李安的江湖不只有拳拳到肉的快意恩仇以及作为视觉奇观的武打戏,电影中充斥着人性里的“卧虎藏龙”,表达又一部中式的“理智与情感”。

视听语言分析
 
  03、音乐:民族音乐的现代风格
 
  《卧虎藏龙》的音乐由谭盾创作,配乐中鲜明的民族元素与主题音乐的中西合璧都为华语电影与文化走向世界提供了借鉴意义。古筝、竹笛等多个中国古典乐器的使用,在文戏中添加了细腻绵长的文化意蕴,同时在主人公情感表达中提供了音乐上的解读方式。在武戏中,中国传统打击乐与琵琶的使用渲染了紧张氛围,同时加快了武打节奏。竹林戏中,竹上的二人伴着箫声打斗,箫的清幽音色营造了江湖的神秘与孤寂。大漠场景中,新疆传统音乐的使用与维吾尔族传统乐器热瓦普的演绎凸显了地域特色与民族风情。
 
  主题曲《月光爱人》作为一首情歌颇具流行元素,且富有西方音乐色彩,显然它与中国的武侠风格有很大出入,但是谭盾却很好地将这些西方元素运用到中国的武侠电影创作中来,不仅很好地诠释了影片的主题,也使得歌曲更容易被接受与传播,民族音乐的使用展现了电影的东方美学表达,在音乐层面成就了中西方文化的相融。
 
  音乐作为一种无国界的通用“语言”,能够在世界范围内带动观众的情绪,谭盾以中西乐器多元结合的形式,在西方观众的视野中传递了中式的音乐风情,同时扎根本土,加强了中国观众的听觉享受与共鸣,这种民族音乐现代化与国际化的应用方式为华语电影的跨文化传播交流起到了借鉴作用。
 
  三、影片《卧虎藏龙》参考文献:
 
  [1]王一迪.汪心馨.何芳.从《卧虎藏龙》看武侠电影的东方美学. [J]电视指南.2017(4)
 
  [2]李灵.人心江湖,山水情怀———对电影《卧虎藏龙》的文化解读[J]写作.2002.(7).
 
  [3]廉玉柱.从《卧虎藏龙》中感受中国武侠电影音乐艺术[J]电影文学.2012(9).
 
  综上所述,关于影片《卧虎藏龙》视听语言分析考点有哪些?的内容就全部介绍给大家了,希望对大家有帮助,如果同学还有编导艺考视听语言分析相关的问题,可以继续关注北影艺考培训官网了解更多哦!